「外国赚钱项目」国外项目赚钱的有哪些?

国外项目赚钱的有哪些?
大市场,前景行业,无非是能源、通信、金融行业。小市场,比较有前景的,是大众所需,消费忠识度比较高的行业,比如饮食,零售、生产。无论是工作,还是创业!你需要选

国外项目赚钱的有哪些?

大市场,前景行业,无非是能源、通信、金融行业。 小市场,比较有前景的,是大众所需,消费忠识度比较高的行业,比如饮食,零售、生产。 无论是工作,还是创业!你需要选择自己兴趣,找准自己的优势,发现你的特长. 1:考虑你的兴趣,做你最喜欢做的,只有让工作成为乐趣。你才能更好的在这个行业发展。 2:分析你拥有经验,做你最擅长的。内行的身份,会让你在很多事情上得心应手。 3:这里强调一下关系渠道,这个靠社会生活中的积累。多一个渠道等于多一个机会。往往发财靠关系。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的看法和我的做法是: 1、复利挣钱。也就是本生利,利滚利。相当于把钱放高利,拿到了利就去当本。 2、复式挣钱。一个人有三头六臂,也挣不多,要做到许多人为你工作,许多条路为你挣钱,许多地方为你生钱。 3、利用别人为你挣钱,解放自己,自己人才有时间去学习如何快速挣钱。 4、会运用资本的力量。 5、会运用人脉的力量。 6、会运用杆杠的力量:比如借用他人的力量,借用资本的力量……合作伙伴,共同创业…… 7、开源节流! 8、寄生法,也就是借用大企业,也可以是合股! 9、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

国外什么项目好赚钱

大市场,前景行业,无非是能源、通信、金融行业。 小市场,比较有前景的,是大众所需,消费忠识度比较高的行业,比如饮食,零售、生产。 无论是工作,还是创业!你需要选择自己兴趣,找准自己的优势,发现你的特长. 1:考虑你的兴趣,做你最喜欢做的,只有让工作成为乐趣。你才能更好的在这个行业发展。 2:分析你拥有经验,做你最擅长的。内行的身份,会让你在很多事情上得心应手。 3:这里强调一下关系渠道,这个靠社会生活中的积累。多一个渠道等于多一个机会。往往发财靠关系。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的看法和我的做法是: 1、复利挣钱。也就是本生利,利滚利。相当于把钱放高利,拿到了利就去当本。 2、复式挣钱。一个人有三头六臂,也挣不多,要做到许多人为你工作,许多条路为你挣钱,许多地方为你生钱。 3、利用别人为你挣钱,解放自己,自己人才有时间去学习如何快速挣钱。 4、会运用资本的力量。 5、会运用人脉的力量。 6、会运用杆杠的力量:比如借用他人的力量,借用资本的力量……合作伙伴,共同创业…… 7、开源节流! 8、寄生法,也就是借用大企业,也可以是合股! 9、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

我有一个很赚钱的好项目,目前几乎无人在做,因为我去外国考察过,没有人力财力,所以我有心无力!该咋办

将房子抵押,砸锅也要自己搞,来一个不成功便成仁,让压力迫使自己发挥出120%的努力,最终成为中国的马云2

在国外有朋友,可以用来做哪些项目赚钱呢?做贸易?翻译?还是????

进出口贸易比较好,或者中介,代理也不错

这么访问有些国外网赚项目 就像百度一样 一搜索一大堆网赚项目 但是我想要国外的网赚

把国内的做好了就可以了,国外的还需要你有国外的朋友帮你取钱,很麻烦的,再说了,国内的都搞不好,国外的也不一定能好

留学生如何在国外赚钱养活自己

学霸方法 1. 参加竞赛 2. 寻找假期实习机会 一年,可以分几次使用。CPT 是美国大学的实习项目,在 CPT 期间,学生是 Fulltime Position,和实习所在公司或机构的员工享有同等待遇。CPT 不但可以在金钱上满足留学生的生活,对毕业以后找工作也非常有帮助。但是原则上,CPT 的工作必须与所学专业相关。寻找有奖学金支持的实习工作 (Fellowships)申请有学校补贴的实习工作 (Internship Funding)申请有研究补助的实验项目 (Research Grants) 3.当家教 家教,好的话一小时40到50刀不是问题,回报相对于时间成本是比较高的。一周2到4个小时,一个月生活费差不多就够了。 4.国际汉语教师 对外汉语教师资格证已经成为很多出国留学的必备技能证明。况且在和当地人交流的过程中,还能提升自己的语言技能,何乐而不为呢? 非学霸方法 1. On-campu Jobs 虽然校园工作的工资并不是很高,而且名额也有限,但是校园工作的好处有很多。在泰国,校园打工既不用申请“在校实习许可”也不受专业限制,在提升综合能力赚到生活费的同时,还可以让你可以早早开始积累信用。图书馆:为学生提供的工作机会较多,环境单纯,工作任务也不重,顺便还可以饱览群,因此很热门,建议留学生到校后,尽早到图书馆询问有无岗位空缺。电脑房:学生可以担任电脑助理,为使用电脑的学生提供资讯和现场帮助。如果精通电脑知识,可以去申请哦。学校餐厅:除了管理人员与厨师外的职位会找学生来做,这个工作机会较多,又轻松简单,有工资,还可以顺便解决吃饭问题。学生宿舍 RA:本科生的宿舍管理助理员一般都由研究生来承担。这种工作除可享受免费住宿的好处外,还可有一定的经济收入,也不会占用很多的私人时间,听上去也不错。 2.便利店收银 便利店、超市这种地方一定是最能接触当地人的一个地方,可以体验当地人的生活习惯、日常饮食、语言学习。时薪和餐厅的上菜员差不多,8-10美金一小时。体力消耗小于餐厅服务员,比较锻炼口语。但是所有时间必须站立,还是有点辛苦的。学校行政机关:学校的行政机关会需要例如行政助理、秘书、司机、清洁工等兼职,学校 Bookstore、校警等机构也会雇佣学生,有兴趣的人可去申请。如有教中文的经验,则不妨到校内中文班去应聘作助教工作。 3.餐厅服务员 即便是在餐厅打工,也绝不只有洗碗擦盘子这种活儿,在餐厅做服务员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中餐厅的服务员不用交税,如果会些粤语就更棒了,国外老板的餐厅的话,需要交税,对口语也有较高的要求。服务员又分为上菜和写单两种,上菜对语言要求不高,但是时薪工资基本都在10美金左右,写单因为还要跟厨师、顾客交流,最好有泰语能力。 4.做点小生意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出国留学,对于中餐的需求也越来越大。留学生们也在其中发现了“商机”,赚点外快补贴生活。许多留学生把目光瞄准在“美食”上:新疆大盘鸡、重庆酸辣粉、东北饺子、面条、煎饼果子、快餐……各种各样。 除了“进军餐饮业”,还有一些留学生选择在 Ebay、Ali Express 等平台上开店,倒卖二手商品或者把 Made in China 的商品卖到国外。 不过话说回来,不管你在哪个国家留学,打工也只是在课余时间比较多的时候进行,如果打工影响了考试成绩或者该国的相关规定,都会对你的签证和将来的学习生活带来很多不良影响,毕竟我们的主要任务还是去学习的,小伙伴们要分清主次调整自己的时间。如果有想要工作的想法,可以去相关的工作网站找一些兼职,或者是在校内寻找一些工作机会,要跟雇主签好相关合同保障自己的权益,可以咨询学校相关规定,避免日后的分歧和麻烦。

国外CPA赚钱的大致情况谁知道?

同学你好,很高兴为您解答! 没有一分工作一开始就有那么高的工资的,都是要看个人的工作经验和能力的。 以下工资待遇仅供参考。 第一梯队事务所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 本科生初入职基本工资5500左右 一年实际到手大概10万 两年以上工作经验 大概一年15万 注册会计师 一年20-30万 第二梯队事务所 内资前30的事务所 审计助理 基本工资 2500左右  拿到手一年大概实际工资5万 中级职位 基本工资 3500左右  拿到手一年大概实际工资8万 高级职位 基本工资 6000左右  拿到手一年大概实际工资15万 项目经理 基本工资 8000左右  拿到手一年大概实际工资25万 第三梯队事务所 内资前31-60的事务所 审计助理 基本工资 2000左右  拿到手一年大概实际工资3万 中级职位 基本工资 2500左右  拿到手一年大概实际工资5万 高级职位 基本工资 3500左右  拿到手一年大概实际工资 希望我的回答能帮助您解决问题,如您满意,请采纳为最佳答案哟。 高顿网校是财经网络教育领导品牌,更多财会问题欢迎向高顿企业知道提问。 高顿祝您生活愉快!

投资900元每个月消费4000元就能挣钱的英国项目试什么项目

我前段时间了解了由湖 南 无 比 创 意 家 居推出来的创 意新产品,很有创 意,以后绝对会取 代墙 纸的,你真的可以去他们网站看下 。 。 。 ------------------------------------------------------------------------------------------------------------------------------------------------------------------------------------------------------------------------------------------------------------------------------------------ 。 。 。 华语情结 语言有一个底座。说一种语言的人属于一个(或几个)种族,属于身体上某些特征与别人不同的一个群。语言不脱离文化而存在,不脱离那种代代相传地决定着我们生活面貌的风俗信仰总体。 语言是我们所知道的最庞大最广博的艺术,是世世代代无意识地创造出来的无名氏的作品,像山岳一样伟大。 ——Edward Sapir:《语言论》 其一 说得真好,语言像山岳一样伟大。不管哪一种,堆垒到20世纪,都成了山。华语无疑是最高大幽深的巨岳之一了,延绵的历史那么长,用着它的人数那么多,特别有资格接受E.Sapir给予的“庞大”、“广博”这类字眼。一度与它一起称雄于世的其它古代语言大多已经风化、干缩,唯有它,竟历久不衰,陪伴着这颗星球上最拥挤的人种,跌跌撞撞地存活到今天。就是这种声音,就是这种语汇,就是这种腔调,从原始巫觋口中唱出来,从孔子庄子那里说下来,从李白杜甫苏东坡嘴里哼出来,响起在塞北沙场,响起在江湖草泽,几千年改朝换代未曾改掉它,《二十五史》中的全部吆喝、呻吟、密谋、死誓、乞求都用着它,借大一个版图间星星点点的茅舍棚寮里全是它,这么一座语言山,还不大么? 但是,山一大又容易让人迷失在里边。苏东坡早就写好一首哲理诗放着呢:“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终身沈埋在华语圈域中的人很难辨识华语真面目,要真正看清它,须走到它的边沿,进出一下山门。 我揣想最早进出山门的比较语言学家是丝绸之路上的客商。听到迎面而来的驼铃,首先要做的是语言上的判断。那时唐朝强盛,华语走红,种种交往中主要是异邦人学华语。这就像两种溶液相遇,低浓度的溶液只能乖乖地接受高浓度溶液的渗透。尽管当时作为国际都市的长安城大约有百分之五的人口是各国侨民、外籍居民及其后裔,华语反而因他们的存在而显得更其骄傲。请读这一阕词: “云带雨,浪迎风,钓翁回掉碧湾中。春酒香熟妒鱼美。谁同醉?缆却扁舟蓬底睡。” 这竟然出自一个沿着“丝绸之路”而来的波斯商人后代的手笔!他叫李殉,在唐代诗歌领域已占有一席之地。就从这几句便足可看出,华语,连带着它背后的整个华夏文化人格,曾经被一个异邦人收纳到何等熨帖的程度。语言优势与心理优势互为表里,使得唐代的中国人变得非常大度。潇潇洒洒地请一位波斯大酋长代表中国出使东罗马,请一位日本人担任唐朝国家图书馆馆长(秘书监),科举考试也允许外国留学生参加,考上了称作“宾贡进土”,也能在朝廷担任官职。这些外国人当然都讲华语,都在一种无形强磁波的统摄下,不必深加防范的。在这种情况下,华语对于别种语言,不太平等。 抱着极平等的心态深入往返于两种语言文化间的,或许应首推玄奘。他如此艰辛地走啊走,为的是走出实在太辽阔也太强大的华语文化圈。但是,无论是他的出去还是回来,他对华语文化和梵文文化完全不存一丁点儿厚此薄彼的倾向,在他的脚下和笔下,两种语言文化只有互补性的发现,还不构成争胜式的对峙。于是,一些极为温煦的场景出现了:并不太信仰佛教的唐太宗愉快地召见了这位远游归来已经多年没说华语的大师,还亲赐一篇《圣教序》来装点玄奘带回来的一大堆梵文经典。这位很有文化见识的皇帝特地请人用晋代书法家王羲之的字拼集出这篇《圣教序》,让华语文化更增添一层形式美去与域外文化联姻。从此,玄奘安静地主持弘福寺和慈恩寺译场,天天推敲着两种语言间的宗教性转换。在他身后,九州岛大地佛号声、诵经声此起彼伏,无数目不识丁的中国老太太的瘪嘴中,倾吐出一种镶嵌着不少梵文词汇的华语方式,并且代代相传,他无意中实现了对华语文化吞吐能力的一次测试和开拓。 到得明清时期,华语文化与西方文化的交往就再也不会出现玄类那样的安详气韵了。不管是欧洲传教士的纷至沓来还是中国文人的厕身洋务,心情都有点怪异,敏感、窥测、自尊、叹息,拌和成一团驱之不散的烟雾,飘浮在两种语言的交接间。这全然不是个人的事,欧洲文明的崛起使曾经极为脆响的华语稍稍变得有点嗫嚅。另一种不太平等的态势出现了,而且越到近代越甚,在国内国外有些地方,华语简直有点“虎落平阳”的景况了。 一个苍老而疲惫的母亲常常更让儿女们眷恋,于是,就从华语在国际交往中逐渐不大景气的时候开始,在中国的文化漂流者心中,一种“恋母情结”产生了。当然并不能与Oedinus Corn plex(俄狄浦斯情结)完全等同,但那种隐潜,那种焦虑,那种捧之弃之,远之近之的矛盾心理,那种有时自惭形秽、有时又恨不得与人厮杀一场的极端性摇摆,还是颇得“情结”三昧的。 这些年在华语圈边沿上晃荡进出的人数之多,可能已达到历史之最。青年知识分子中很少有完全不理会外语的,这实在是中国走向世界、走向现代、走向未来的吉兆,一点也不应该抱怨。从趋向看,进出华语圈的人还会多起来。几乎所有大城市里的父母亲,都在关注着子女们的外语成绩。至于华语的好不好,反而已不是关心的重点。前不久听一位中年学者演讲,他讲到自己曾默默与一个外国同行作过对比,觉得除了英语,其它都可超过。“我英语不如他,但他华语不如我呀,扯平了!”学者说到这里引得全场板笑。大伙不能不笑,他们似乎已经不习惯把华语放在与英语平等的地位上。据说产生笑的机制之一是把两个完全没有可比性的东西比到了一起。酿发出一种出人意料的不谐调感。难道,华语在世界语言丛林中真已变成了这样的角色?笑容只能在脸上凝冻,心底卷来绵长的感叹。 其二 逼皮肤,黑眼睛,整个神貌是地道的华人,一位同样是华人的记者在采访他,两人说的是英语,这在南洋各国都不奇怪。 采访结束了,记者说:“您知道我们是华文报,因此要请教您的华文名字,以便刊登。” “我没有华文名字。”他回答得很干脆。 记者有点犯难:把一个写明是华人的采访对象称作杰克逊或麦克斯韦尔之类,毕竟有点下不了手。采访对象看出了记者的顾虑,宽慰地说:“那你就随便给我写一个吧!” 这种经常发生的对话是如此平静,但实在足以震得近在咫尺的土地神庙、宗乡会馆柱倾梁塌。时间并不遥远,那些从福建、广东等地漂流来的中国人登陆了,在家乡,隔一道山就变一种口音,到了南洋,与马来人、印度人、欧洲人一羼杂,某种自卫意识和凝聚意识渐渐上升,这种自卫的凝聚是一种多层构建,最大一个圈圈出了全体华人,然后是省份、县邑、宗族、姓氏,一层层分解,每一层都与语言口音有关。不知经过多少次灾祸、争斗,各种地域性、宗教性的会馆竞相设立,而最稳定、最牢靠的“会馆”,却屹立在人们的口舌之间。一开口就知道你是哪儿人,除了很少的例外,多数难于逃遁。 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涡卷起一种莫名的魔力,在短短数十年间把那一圈圈、一层层的自卫、凝聚构建一古脑儿软化了,把那一些由故乡的山梁承载的、由破旧的木船装来的华语,留给已经不大出门的爷爷奶奶,留给宗乡会馆的看门老汉,而他们的后代已经拗口。用英语纔顺溜,尽管这种英语带着明显的南洋腔调,却也能抹去与故乡有关的种种分野,抹去家族的颠沛、时间的辛酸,就像从一条浑浊的历史河道上潜泳过来,终于爬上了一块白沙滩,耸身一抖,抖去了浑身浑浊的水滴,松松爽爽地走向了现代。不知抖到第几次,纔抖掉了华语,然后再一用力,抖掉了姓氏,只好让宗乡会馆门庭冷落了,白沙滩上走着的正是黄皮肤黑眼珠的杰克逊和麦克斯韦尔。 在这一个过程中,我所关注的理论问题是,一个群体从学习外语到不讲母语需要经历多大的心理转换,大概需要多长的时间,再进一步,从不讲母语到遗落家族姓氏又需要经历多大的心理转换,还需要多长的时间。当然,更迫切的问题还在于,这一切是不是必然的,能在多大程度上避免。不管怎么说,我已看到了大量不争的事实:语言的转换很快就造就了一批斩断根脉的“抽象人”。 新加坡实践话剧团演过一个有趣的话剧《寻找小猫的妈妈》,引起很大的社会轰动。这个话剧,确实是以“话”作为出发点的。一个三代同处的家庭,第一代讲的是福建方言,第二代讲的是规范华语,第三代只懂英语,因此,每两代之间的沟通都需要翻译,而每一次翻译都是一次语义和情感上的重大剥落。如果是科学论文、官样文章,可能还比较经得起一次次的翻译转换,越是关乎世俗人情、家庭伦理的日常口语,越是无奈。结果,观众们看到的是,就在一个屋顶之下,就在一个血统之内,语言,仅仅是因为语言,人与人的隔阂是那样难于逾越。小小的家庭变得山高水远,观众在捧腹大笑中擦起了眼泪。 无数家庭都在经历着的这类文化悲剧,人们并不是轻而易举就能避开的。恨恨地骂几句“数典忘祖”;完全不能解决现实问题。就拿新加坡来说,一代政治家急切地要把这个以华人为主的年轻国家快速推入现代国际市场,就必然要强悍地改换一套思维方式和节奏方式,那么,没有比改换一种语言氛围更能透彻有效地达到这个目的的了,因为语言连带着一个整体性的文化——心理基座,把基座“移植”过来,其它一切也就可以顺水推舟了。当然也可以不这样做,但这样做的效果却显而易见。整个国家是这样,每个家庭也是这样。年幼的孩子如果学好英语,中学毕业后可以直接投考欧美各国的名牌大学,即使不读大学也能比较顺利地进入这个国际商市的大多数公司企业。至少在目前,华语水平确实不是新加坡青年谋职的必需条件,而要学好华语耗费的时间和精力却远超英语。在中国大陆通过很自然的方式已经学好了华语的中国青年也许不会痛切地感到学习华语之难,而在新加坡,竟有华人小阿因华语课太难而准备自杀,使得父母不得不搬家到澳洲或别的用不着学华语的地方。是的,华语牵连着远祖的精魂,牵连着五千年的文明,他们都知道;但门外的人生竞争是那么激烈,哪一位家长都不太愿意让孩子花费几十年去死啃一种极其艰难又不太有用的语言。尽管年迈的祖父还在一旁不满地嘀咕,尽管客厅的墙上还挂着中国书法,父母代孩子填下了学英语的志愿,把华语的课目轻轻划去。血缘原则、情感原则、文化原则暂时让位给了开放原则、实用原则、经济原则。谁也无法简单地判断怎么是对,怎么是错,这里赫然横亘着一个无可奈何。 我认识一位流浪过大半个中国的华侨著名发型师,他对华人黑发造型有精湛的研究。求他做头发造型的华族小组络绎不绝,但不少小姐总是把母亲也带到美发厅里来,原因只在于,这位发型师有一个怪脾气,为华人黑发造型时他只说华语,小姐们的母亲是来充当翻译的。年老的发型师力图营造一个发色和语言协调的小天地,保存一点种族性的和谐,但他实际上并没有成功。中国人的头发几万几千年一直黑下来,黑过光荣,黑过耻辱,将来还会一直黑下去,但语言却并不是这样固执。或许最终还是固执的,但现在却已不易构成与中国人的生理特征一样稳定的审美造型。对此,发型师是痛苦的,小姐们是痛舌的,母亲们也是痛苦的,这是一种不愿反悔、更不愿谴责的痛苦,一种心甘情愿的痛苦,而这种痛苦正是最深切的痛苦。 这种痛苦早就有过,而且都已老化为沉默。我想『牛车水”这个地名就是这样的沉默物。三个字本身就是一种倔强的语言硬块,深身土俗地屹立在现代闹市间。据说新加坡开发之初很缺淡水,就有一批华人打了深井,用牛拉盘车从井里打水,然后又驱赶着牛车到各地卖水。每天清晨,这座四面环海却又十分干渴的城市醒来了,来自各国的漂泊者们都竖起耳朵期待着一种声音。木轮牛车缓缓地碾在街石上,终于传来一个极其珍贵的字眼: 水……! 当然是华语,那么婉转,那么回荡,那么自豪和骄傲!一声声喊去,一天天喊去,一年年喊去,新加坡一片滋润。 如今,牛车水一带街道的旧屋门口,有时还能看到一些闲坐着的古稀老人。也许他们呵出过太多的水气,干瘪了,只剩下满脸沟壑般的皱纹。眼前,是他们呵出的一个现代化的城市,但在这座城市间,他们已成了陌生人。 看着他们木然的神情,我总会去思考有关漂泊的最悲论的含义,出发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航程会把自己和自己的子孙带到哪里。 直到今天,不管哪一位新一代的华人漂泊者启程远航,欢快的祝愿和告别中仍然裹卷着这种悲枪的意绪。 其三 英语里的billionaire翻译成华语成了“亿万富翁”,但她是女性。市民小报中有“富婆”的字眼,我当然不会用在她头上,人家是高品位的文化人。华语还没有来得及为各种巨富调理好足够的词汇,我们不正在评说华语吗,这是华语的缺憾。 她在一家豪华饭店的“李白厅”里请我吃饭。在李白的名字下请中国文人显然是合适的,但为什么要请我呢?我想主要是因为我从上海来。 在新加坡要找一个上海人,远比纽约、旧金山、东京困难。好像华侨也有个分工,南洋显然是被福建、广东包了,上海人乃至江浙人挤在这里显得无趣,跑到别处去了。结果,一个上海人要在这里听几句地道的上海话成了一种奢侈的愿望。我在这里遇到过几次没有前因后果的聚会,参加者就是几个偶尔相识的上海人。名字还没有一一搞清呢,却来邀请吃饭了,主茶是“腌笃鲜”、炝蟹什么的,当然要去。有次我请当地一位演员驾车载我赴约,为了不使这位演员受冷落,预先在电话里讲明“不全讲上海话”。结果是,一进门大伙就忘情,弄得演员在饭桌一隅呵欠连连、昏昏欲睡。 我进李白厅时,她已坐在那里,整个大厅就她一个顾客,一群女招待显然都认识她,极其恭敬地站在一边看着她,注意她有什么最细小的要求,例如要移一下茶杯、挪一挪椅子之类,陪她等。我风风火火闯进去,她的上海话就劈头盖脑地过来了,讲得十分流利和纯正。华语的庞大家族中有许多分支是很难学地道的,上海话就是其中的一种。一开口就听出来,半点马虎不过去,说了两三句,已可充分表明你和上海的早期缘分。 话题一展开,她的上海话渐渐有点不够用了,她离开上海已经整整半个世纪,而现今的谈话,多数词汇都是这半个世纪来新冒出来的,她不知道用上海话该怎么说。她开始动用上海腔很重的“普通话”,还是不解决问题,最后只好在一切名词概念上统统用她最纯熟的语言——英语来表达了。 突然,奇迹一般地,她嘴里又冒出来一大堆湖南话。原来她原籍并非上海,而是湖南,父亲是长沙郊区一个菜农的儿子,靠刻苦读书考上了官费留学,学成回国成了上海一个著名的工程师,但还是满口湖南腔。她在上海出生、长大,读中学时,在鲁迅小说中了解了中国农民,因此有意去摹仿父亲的湖南话,希图从中找到一点祖父的面影。结果是,8年前她第一次到长沙,满口长沙话把湘江宾馆的服务员小姐吓了一跳。 语言实在是一种奇怪的东西,有时简直成了一种符咒,只要轻轻吐出,就能托起一个湮没的天地,开启一道生命的闸门。我知道,这位多少年来一直沈溺于英语世界中的女士真正说湖南话和上海话的机会是极少极少的,但那些音符,那些节奏,却像隐潜在血管中的密码,始终未曾消失。她曾经走遍了世界各地,人生的弓弦绷得很紧,但是,不管在什么地方,当她在繁忙的空隙中一人静处,唤回自我的时候,湖南话和上海话的潜流就会悄悄泛起,然后又悄悄消褪。如果不是这样,就无法解释为什么几乎半个世纪没有真正说过的湖南话和上海话依然如此纯正。“年纪大了就喜欢回首往事,哪怕在梦中。”她说:“做梦是一截一截的,每一截都讲着不同的方言语音。” 她年轻时在上海的居住地是斜桥。斜桥地区我很熟悉,根据她的依稀描述,我一条街一条街地在脑子里爬梳过去,想找到一幢带花园的影影绰绰的楼,找不到。她不记得路名,不记得门牌,记得也没有用,50年间,什么没变?她找不回去了,只剩下那一口上海话,留在嘴边。 她说,她明天去泰国,那儿他们家正在筹建一座餐厅。“李白厅”的名字已被这儿用掉了,她打算把泰国的那一家叫做“杜甫厅”。可是,这个名称用湖南话一说就成了“豆腐厅”。“豆腐虽然我也爱吃,却不能这么去糟蹋中华民族的一个伟大诗人。”因此直到今天,她还在为餐厅的名字苦恼着。 她从泰国回来,又邀我到她家去了一次,一起被邀请的还有参加当时正巧召开着的世界华文教育会议的好几位其它国家的教授。邸宅的舒适华贵可以想象,印度门卫,马来西亚仆人,菲律宾女佣,忙忙碌碌地围着几个客人转。客人与主人一样,是华人,讲华语。今天晚上在这个院子里,华语就像在唐代一样神气。 客厅里挤挤地摆设着世界各地的工艺品,而兜门正墙上却恳挂着一幅垂地长轴,上面以楷书抄录着孟郊的《游子吟》: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这些毛笔字写得生硬、稚拙,但又显得极其认真。这是女主人的女儿写给妈妈的,女儿从小受英语教育,是一位造诣和名声都很高的英语作家,曾荣获过联合国主办的英语小说大奖。这么一位女纔子,不知怎么一来,竟捏着一枝毛笔练起中国字来,一定是练了好久纔写得下这一幅字的;至于孟郊那首诗,要由这样一位立足英语背景的作家来找到、读通,以至感同身受,更是要花费好些时日的。但她毕竟写出来了,亮堂堂地挂在这儿,就像一个浪迹天涯的游子揣摩了好久家乡口音只为了深情地叫一声“娘!”这当然是对着她的母亲,但不期然地,也同时表现出了对母语的恭敬。她把这两者混在一起了,即便对精通英语的母亲,她也必须用华语来表示感谢。我们不妨顺着她的混同再往前走出一步;如果把华语也一并看作是“慈母”,那么,从她手中拉牵出来的线真是好长好远,细密地绾接着无数海外游子的身心。事实上,这条线已成了种族繁衍的缆索,历史匍匐的纤维。 其四 我听很有特点的马来西亚华语,是在一个不到20岁的小伙子口中。他叫K.L.、华裔,马来西亚怡保市人,刚从中学毕业。瘦瘦的,静静的,眼睛清彻透明,整天埋头干活,一抬头,见有人在看他,立即脸红。这是华人传统观念中最老实本份的“乖孩子”,可是无论在大陆,在台湾,在香港,乃至在新加坡,都不很容易找到了,冷不丁从马来西亚走出来一个,我十分惊奇。 KL.曾与我在同一幢楼里相邻而居。当时他正在为实践话剧团的一次演出帮忙,每天搞得很晚回来。半夜,这个高级住宅区阒寂无声,突然每个院子门口的狗都叫了起来,我知道,那是他回来了。他进门要开好几道门:花园的铁门,楼房的栅栏门,屋子的木门,以及他的房门,但他竟然可以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为的是怕惊动我。有几次我简直怀疑起刚纔狗叫的准确性,推开房门探头一看,他的房门底沿下已露出一线灯光。第二天,等我起床漱洗,他却早已出门,证据是:大门口报箱里的两大迭中、英文早报,已经取来整整齐齐放在会客室的茶几上。 我奇怪了,晚回来是因为演出,但那么早出门又是为了什么呢? 终于有一天,他没出门,对我说,明天就要回马来西亚,今天整理行李。他的行李全是书,层层迭迭堆在桌上、椅上、床上,绝大部分是华文艺术书籍。我知道,要在新加坡收集这么多华文艺术书籍是极不容易的,原来他每天一早出门是在忙这个。 他告诉我,他在马来西亚读中学时爱上了中国的文学艺术,但靠着这种爱是无法在今日南洋立足谋生的,因此父母亲要他到日本去读大学。父母亲是城市平民,经济不宽裕,他只得先到新加坡打工,筹措留学经费。但一到新加坡,就像鬼使神差一般,他不能不欺骗父母和自己了。他什么赚钱的工作也不找,专奔新加坡唯一的专业华语剧团来,十分投入地参与他们的各种艺术活动,得到一点报酬就买华文书。有中国大陆或台湾来的华语演出和电影,再贵也咬咬牙买票看。现在他的居留期已满,不能不回去了,明天,父母亲一定会问他去日本的经费的,他会如何回答呢?他本来想,没赚下钱,至少买一身象样的衣服回去让父母眼睛一亮,但一犹豫,衣服又变成了两本华文书,他随身的衣物放进一个小小的塑料食品袋里就可带走。鞋破了,趿着拖鞋回去。 临别,他细细地关照我,菜场在哪里,该坐什么车,哪家的狗最凶,最近的邮箱在何处。我只是一味地问他回去后如何向父母亲交待,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用使我惊异的老成语调向我引述一位行将退休的新加坡政治家的话。这位政治家的意思是,100年后,朝鲜还将是朝鲜,日本还将是日本,越南还将是越南,但新加坡会怎么样,却很难想象,因为我们最注重的是英语,但我们的英语讲得再好,英国人、美国人也不会承认和接纳我们。要维系住一个国家的本体面貌,不能不重新唤醒溶解在我们血脉中的母语文化。 是的,我记起来了,几天前我在电视屏幕前听过这位政治家用缓慢的华语发表提倡华语的讲话。娴熟地讲了一辈子英语的他,在晚年已不止一次地提倡过华语,银发苍然,目光诚恳,让人感动。 但是,K.L.不一会儿又懮郁起来,他深知他的父母能理解这位政治家的话,但为了儿子的现实生计,还是会要求他去日本读大学的。何况,他们家不在新加坡,是在马来西亚。 背着一大堆华文书,背着一个不知来自何处的眷恋,他回国了。他肯定会去日本或其它国家的,但华文书太重,他走得很慢。他还不习惯出远门,不会打行李包,稀稀拉拉地几乎是抱着华文书走的。他回过头来向我招手,但不愿大声地说什么,因为他对我说过,他的华语有很重的马来腔,怕别人笑话。然而他不怕别人笑他抱着行李、趿着拖鞋回国。啪哒、啪哒,他的拖鞋已踩过了国境线。 其五 那天,许多年老的新加坡华人都挤到了一个剧场中,观看一台从台湾来的相声剧,相声剧的编导是35岁的赖声川博士,获得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戏剧研究所有史以来最高成绩的毕业生,目前在台湾文化界极孚声望。他还没有到过大陆,但他的多数作品却引导观众反复品尝中华民族离异的苦涩,从而来验证一种历史的归属感。这次带来的相声剧也是如此。

如何去国外赚美金?

可以办理好护照签证等相关手续后出国,如果没什么技术的话,洗完刷盘子,做苦力都可以挣美元。

国外还有什么国能没有引进的赚钱套路

很少了,目前国际的技术商业交流已经非常充分了,不在是90年代的时候,向张*朝*阳、马*化*腾。马*云等人玩间接copy的年代了,最近美国的再制造计划、德国工业4.0,中国制造2025几乎是同步的,科技上的引进出路不大,国内做大数据分析,3D打印、穿戴智能设备、电动汽车的企业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证明国内目前并不滞后于国外,国内现在发展的较差的是服务业,细化服务产业在未来是王道,如何给人更好的个性化体验是非常重要的,对于没资本、没后台的创业者来说,更多的要关注服务业市场,多了解国外的服务项目。意大利手工西装贵,贵的不是人工和材料,贵的是能给你个性化的产品和极其高的逼格,什么是逼格,就是东西不一定要买最贵的,但一定要买别人没有的,这就是个性化服务,目前看了几个项目,觉得还不错,比如老黑白照片修复服务,谁家还没有一打呐,承载了多少往事和故人,感情需求还是很强烈的;婴儿手脚模,灵感来源于奥斯卡的星光大道,想想真是份不错的纪念;3D真人玩偶,从照片上复制一个你,做成小模型,可以挂在钥匙上,车里,用朋友的照片做一个,算是份不错的生日礼物嘛,长相天注定,无人能复制! 我觉得你不一定非得去抄袭国外,关键是发现需求,看看做什么事儿是大家都觉得特别麻烦的,这就是服务业的商机,然后接过来,靠量变引发质变来压缩运营成本,这笔生意就成了。